FANDOM


9月3日,是我哆啦A夢的生日。在修正完大雄家的歷史之後我並沒有馬上回去22世紀,跑到了東京都練馬區的一條商店街去買這個時代最好吃的銅鑼燒。然而,這應當是平淡無奇的生日發生了變調...。

突然周圍發出紅光,人都不動了,似乎是有人使用超能停時錶。此時,兩個怪物出現在我眼前,並說著我不能理解的話。
「好,準備好了。」
「比我想的數量要少,不過也夠了。來吃吧。」
「吃摟吃摟!」
說完一個體型巨大無比的的怪物張開他的血盆大口開始吸食著藍色的火光,眼前能看到的人都一個個消失了
「真好吃,真好吃!」那巨大的怪物說著。
「不要邊吃邊說話,真難看。」另一個看起來像球的怪物在一旁說道。
這是什麼…?這是什麼…?我在內心裡問著。我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當我回過神時,看到了我在新學校的同班同學。
「平井!」我對著她喊了一聲,卻沒想到引起了那兩個怪物的注意。
「咦?這傢伙是誰?」那巨大的怪物問道。
「不知道阿。也不是”徒”…。」那圓球怪物說道。
「但是他能在封絕中動呢。」
「這傢伙是密斯特斯。」
「密斯特斯?是擁有寶器的宿主嗎?」
「是阿,那可是上等品喔。是久違的令人高興的恩賜呢。主人也會高興的。」
「太好了,到我們的手上了!」
那巨大的怪物走向我,手一伸過來將我抓住。
「我抓到他了。我吃了喔…。」
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只知道它張開血盆大口要把我吃了。此時有一道紅色的火光劃過,切斷了它的手臂,而我則是跌落在地上。
「啊……啊……!」那巨大的怪物發出淒厲的慘叫。
「誰?」圓球怪物問著。
有人將那圓球怪物踢到地上,究竟是誰能夠在這種時間停止的情況下行動?而我看到的一個有著紅髮紅眼睛的小女孩。
灼眼的夏娜01 20110304-22022528.jpg
「什麼啊這孩子…?」
「怎麼樣,阿拉斯托爾?」那女孩說道。
「不是徒,只是燐子。」那聲音是從墜飾裡發出來的。
「啊……你居然敢砍我的手臂!宰了你!」那巨大的怪物叫著。
那女孩毫不猶豫地衝向那怪物,一擊將那怪物打倒在地。那怪物很驚恐,不知該如何是好。本來已經沒有動靜的圓球怪物竟然又飛起來,從我身後衝向那女孩,但她將刀一揮就把它給打到了一旁。
「誰?你到底是誰?....」那巨大怪物驚恐地問著。
「對了,你是…」似乎它好像了解了。
「不要啊……………!」再度發出慘叫聲。
那女孩砍了它,怪物的頭落地了,接著就是一連串的爆炸。
「那個,好像是脫殼。」那女孩說道。
「本體讓他先溜了啊。」墜飾又出聲了。
「也許還在附近。」她看著我,而我則是無言。
「這個是密斯特斯吧。」
「嗯,而且好像藏著不同尋常的寶器。」
「什麼?」我問道。
她將刀舉起,揮向我。
「為什麼?」我再次問道。
我閉起眼睛,但砍的不是我。後面出現了一隻被砍斷的手,而且還她出一個女人的慘叫,原來我後面有一個人!女孩走向她,說道:「至少也要拿走密斯特斯所藏的寶器,是嗎?」
「炎髮灼眼、天壤的劫火,傳說中的火霧戰士嗎?這個殲滅的道具!」那女人說道,我也終於了解這女孩的身分。
「是啊,那又怎樣?」
「我的主人不會放過你的。」
「是嗎?我馬上就會去解決你的主人的。但是現在,要先解決你。」
我聽到這段話,自己就因為反射動作衝去擋在那女人前面
「等一下!」我對那女孩喊著。
但我身後的那女人竟將手伸進我了身體裡,感覺很奇怪。
「什麼啊?這是…?我的身體裡面有什麼???」
那女孩將刀砍向我,我身後的女人就將手抽離我的身體,但來不及了,還是被砍到了。
「我被砍了…被砍了…」對於眼前這個小女孩百思不得其解。
我倒在地上,那女人也是。但奇怪的是從那女人的身體裡出現一個洋娃娃。
「那是本體吧。」
「後面!」墜飾出聲了。
原來是剛剛的圓球怪物並未被打死,又出來攻擊了。不過那女孩速度很快的攻擊它,只聽到它的慘叫就消失了。而洋娃娃呢?則是在看完之後飛走了。
女孩收起了刀,說道:「被她逃走了。照她的口氣,後面還有更厲害的角色。」
「或許過不了多久,我們就可以消滅紅世之徒了。」墜飾說道。
「但是…」
「救我…」我對那女孩求救。
「剛剛嚇了一跳,我完全忘了這個還在動的事。」
「是啊,在那瞬間我也想起”天目一個”的事了。」墜飾說道。
「但是那個時候我早就知道要戰鬥,還有我能行動的事。」
「拜託了,幫我修理一下…」
「啊?夠了,煩死了煩死了!現在只是被砍了幾下,不要吵了!」那女孩不耐煩了。
「怎麼這樣…」
「知道生前的寶器是什麼了,如果是人類的話,剛下這麼重的手早死了。」墜飾又說道。
「我又不是人類,不快點修理的話… 啊?沒立刻關機?到底怎麼回事?」
我說完,女孩走向我,抓著我的左手臂,我不知道她在做什麼。之後,我全身著火。
「火啊…!火啊…!」我叫著,可是一下子就沒事了。
「那麼接下來…」那女孩說著,又在做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事,她手指發出的光強得刺眼。
灼眼的夏娜01 20110304-22515788.jpg
但我發現,那些消失的人們竟然又出現了。
「平井…回來了。太好了。」我說道。
「”火炬”這樣就行了吧。」那女孩說道。
「嗯,但是吸得還真多。」墜飾說道。
「他們的主人胃口還真大。」說完那女孩繼續發出強光。神奇的是,損壞的東西竟又復原了,跟復原光線一樣。
「結束了。」女孩說道。
說完,時間又恢復正常,我還是搞不清楚狀況。
「大家都沒發覺嗎…?」我在內心裡問著。之後我回過神來。
「平井!平井!等等。」
我對平井喊著,但我看到了,我看到了她的體內有燭火。
「什麼啊?那是???」我又百思不得其解。看看其他人,大家都一樣,體內都有燭火。我嚇到了,接著我又看到一對母子,小孩消失了但媽媽竟然完全沒有發現!
「喂!等一下,剛剛到底怎麼了?剛才的小孩子到哪裡去了?而且平井他們的身體裡…」我問那女孩。
「吵死了啊,受不了了。阿拉斯托爾,把這個消滅掉吧。」她抓著我的手說道。
「不,不可隨意打開密斯特斯。你忘了”天目一個”那時候的騷動了嗎?」
「我是沒忘,可是這個從一開始就吵個不停。」
「告訴他真相就好了吧,這樣這個就不會再吵了吧。」
墜飾說完,那女孩放開了我的手,聽完這段對話,我也開始有點生氣了。
「什麼啊,從剛才開始就說這個這個的,機器人也是有尊嚴的好不好。」
「對,你不是所謂的機器人,是東西。」那女孩說道,聽到這段話後我愣住了。
「不只是你,你看到的身體中有燭火的人都是。被紅世之徒吃掉的人的替代物-火炬,。」那女孩繼續說。
灼眼的夏娜01 20110305-21593026.jpg
「說什麼替代物,你在說什麼?」我問她。
「突然不再存在,世界的平衡也會被打破吧。所以為了減緩衝擊,就放置了替代品,只是暫時的。」
「那樣…也就是說…」我又百思不得其解,一個本來可以活到一定壽命的人怎麼會提早消失?

這時鏡頭跳到市區內的某棟大樓。
灼眼的夏娜01 20110305-22074611.jpg
「對不起,主人。你中意的一個丟失了。」
「不是你的錯,瑪麗亞。被火霧戰士襲擊,就算是天才也很難逃脫。」
「拜託,再讓我…」
「嗯。但是,不要急。今天很累了吧,今天就到此為止。你去休息吧。我可愛的瑪麗亞,你什麼都不用擔心。」
灼眼的夏娜01 20110305-22084062-2.jpg
「炎髮灼眼阿…」

鏡頭跳回商店街。
「也就是說…」
「對,實際上你已經被吃掉了,已經消失了。現在的你只是殘留物。」那女孩說道。
我看了看自己,結果…我也看到了自己的火焰。發出藍光,旺盛的燒著。

「我早就被…」我很驚訝。 應該是一個平常的生日才對,我知道自己已經壞掉的事實…

Störung durch Adblocker erkannt!


Wikia ist eine gebührenfreie Seite, die sich durch Werbung finanziert. Benutzer, die Adblocker einsetzen, haben eine modifizierte Ansicht der Seite.

Wikia ist nicht verfügbar, wenn du weitere Modifikationen in dem Adblocker-Programm gemacht hast. Wenn du sie entfernst, dann wird die Seite ohne Probleme geladen.

Auch bei FANDOM

Zufälliges Wiki